登录
注册

宿舍女s调教男m小说

•  发布时间:22-05-04 15:52:45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
那年我才22岁,开始刚看看SM图片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萌生了去试试叫鸡玩SM念头。经过打听之后,知道一个不远的地方有那种场所,也就300块的价钱,虽然不贵,但是那时候对一个22岁的大学生也是个不小的数字,

记得那次去那里,我显得有点紧张,一个三十来岁的穿着大红旗袍的妈妈桑来迎接我,她一看我就扳起脸,问我有没有相熟的小姐,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那时候我对ballbusting还没什么概念,但是我在电影里面也看过一些SM的镜头,我就扮着成熟的口吻说:“我要狂野一点的。”妈妈桑嘿嘿冷笑几声,不怀好意地说:“那你就来对了,正好有个一定合你意的。跟我来吧。”

她带着我走过走廊,一边交代我,那位小姐叫燕玲,她有些规矩不喜欢别人破坏,希望我不要惹怒她。然后我进了一个房间,里面一个女人,大概二十多岁,一身皮衣皮裙,脚穿及膝的长筒高跟皮靴,完全就是我梦想的SM女王形象,我的JJ不知不觉地就开始硬了。她见我进去,就摊开手,我把准备好的300块给了她,她冷冷地说,然后就是直接做,我被撞得向后跌去,接着她的皮靴已经重重地踢在我的裆部,我立刻惨叫一声,趴在地上站不起来。她还不停地用皮靴跺我的后脑,我晕了过去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面,我的衣服扔在我的旁边,我慢慢穿好衣服和裤子,我根本不能碰自己的蛋蛋,它们好像火烧一样。

我打开房门,发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办公桌那里,看样子她是接线的。她看到我,和蔼地说:“你破坏了燕玲的规矩了,下次记得不要啦,下次再来玩吧。”我正准备离开,后面响起一个声音:“别走得那么快嘛。”是燕玲!天啊,她还来干什么?这时候那个接线的女人说话了:“燕玲,别这样嘛,他还是个孩子。”“闭嘴,在这里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她一只手拉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进了旁边一个房间,而她另一只手握着一样东西,我想看看是什么,她马上拿到我面前,操!是个充满的套套!

“我刚刚才踢了你的蛋蛋,是吗?”

我根本不敢得罪她,只好不断点头。

“那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?”

我当然知道,我又点了点头。

“那好,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要不把这个生孩子的东西吞下去,要不我就让你生不了孩子。”

我看着那个东西,那股腥臊的味道熏得我几乎呕吐,但是刚才燕玲那一脚让我痛不欲生,现在仍然心有余悸。

燕玲用高跟皮靴敲打着地板,等待我的回答。

我一个22岁的小孩子,遇到这种情况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。我那时候没多想,转身向门口逃跑。

“我操你**!”燕玲大叫一声,一下子跳到我背上,手好像钳子一样箍着我,另一只手唰的一下,我的脸被她抓了几道血痕,这个狠毒女人,第二下居然用指甲直取我的右眼,我甩头避过。这时我感到她滑了下来,我没命地向前冲,谁知到接着胯下一阵剧痛,坚硬的皮靴尖头从后面踢中了我的蛋蛋,我向前冲了两步,然后再也支持不住,捂着裆部蹒跚地蹲在地上。我想,她一定是经常踢男人的蛋蛋,不然不会如此地准确命中。

这时候外面听到了打斗声,来了两个女人,一个是开始见到的穿大红旗袍的妈妈桑,另一个穿紧身牛仔裤,尖头皮鞋,一身女太保的打扮。这时燕玲告诉她们,我想不付帐逃跑。

我操!这个恶毒女人在撒谎!但不容我多想,这时女太保打扮的已经揪着我衣领把我揪了起来,接着膝盖狠狠地顶了我的胯下几下,我不住地哀嚎,我的蛋蛋已经不能承受如此的打击了。女太保把我的手扭到后面,这时到妈妈桑走过来,她冷笑着说:“刚才看你这个寒酸样子就知道你多半是来捣乱的了。”她笑着笑着,突然变了一个冷冷的阴笑:“让你尝尝免费的额外享受,放心,完全免费!”说罢她撩起旗袍的下摆,露出结实的长腿,还有那双黑色亮皮高跟鞋,看上去尖得可以杀人。噗!闪电般的一脚直取我的两腿中间,踢中了我的一个蛋蛋。“喔哦哦哦哦啊……呜……”,我忍不住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,那叫个痛啊!没想到这个妈妈桑踢人是如此的痛,对比起来刚才女太保那几下简直就是搔痒。噗!又是一脚,这次是脚背命中我裆部,“呜……”我已经痛得几乎叫不出来。胸部一阵阵恶心的感觉在翻滚,我想再一脚我就肯定会晕过去。

这时候,燕玲走了过来,说:“红姐,不值得为这种垃圾生气,等我来处理行了。”那个红姐并没有走开,而是恶毒地用高跟鞋踩着我的脚让我把两驮慌开,没有给我太多时间恢复,燕玲已经走到我面前,“我看你还挺凶的嘛!敢不付钱?”我连忙说:“等等……等等,我会想办法筹钱给您的,求您不要再打了……”燕玲冷笑一声:“现在已经晚了。”然后高跟皮靴的尖头已经踢中了我下体三次,我又是一阵恶心,感到喉咙有股东西快要呕吐出来了,头已经支撑不住向前倾斜。

这时那个红姐提醒她:“不要好像上次那个男人一样搞得吐得到处都是啦。”这样燕玲才停脚,然后向我走过来,想捏开我的嘴巴,我知道她要干什么,所以我紧紧咬着牙关,一时她也捏不开我的嘴巴,她开始不耐烦了,狠狠地用膝盖顶中我的胯下,我痛得张大嘴巴,她把套套一把塞进我嘴里,拉着我头发让我仰头把套套吞了进去,喉咙里面一股腥臊的咸味,加上之前蛋蛋被踢的恶心感,我终于忍不住呕吐了一地。

突然我的头发被人从后面猛拽,几乎扯掉我的头发,面前是盛怒的红姐,“我已经告诉过你,不要在这里呕吐,你偏要跟我作对是不是?”接着尖头高跟鞋连续地踢在我两腿中间,这次的力量比上次还要大,我感到快要死了,踢了五六下之后,我就捂着胯下蜷成一个球,在地上滚来滚去,嘴里“呜呜哦哦”的乱叫一通。然而红姐仍然怒气未消,她冲过来,抓住我的双脚举在空中,这时我听到女太保和燕玲同时在幸灾乐祸地冷笑,然后就看到红姐的高跟鞋那个钉子般的鞋跟重重地钉在我的下体上,“啊啊啊啊啊!!!!!!……”那种痛楚估计只有地狱里面才有,比起来前面所捱的一切都微不足道,我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,抱着红姐的脚,然而根本阻止不了红姐的鞋跟在我可怜的蛋蛋上面无情地扭动、碾转。终于,眼前一黑,我晕了过去。

等我再次醒过来,发觉自己在一条偏僻的后巷。回到家之后,我足足卧床一个星期,才能勉强走动。后来我再也没敢去那里了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